手机配货

首页 > 手机配货

运输公司_货物运输_物流车沙师弟货运公司信息

发布人:shabro 
发布时间:2017-12-09
    沙师弟为您提供运输公司,货物运输,货运公司信息,沙师弟配货平台号称是货运版“滴滴”,免费的车货匹配和货车专用导航、物流专业订单车队管理工具都是沙师弟三款软件各自具备的亮点。
 
     据悉:是怎样的一群人被称为“卡车敢死队”?
运输公司,货物运输,货运公司信息
     在开上大堤之前,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爱车会一去不返。但在接到指挥部命令之时,他们却毫不犹豫踩下了那一脚最坚定的油门。
 
     7月10日上午,湖南省华容县新华垸发生重大管涌险情,红旗闸附近出现溃口。危难之际,十几辆满载麻石的卡车在大堤两边一字排开,以连车带石的方式驶入溃口堵住滚滚洪流。他们实施的任务是“包头”——封住溃口两头河堤,防止溃口受急流冲击继续扩大,为下一步封堵创造条件。
 
     这群卡车司机,被称为“卡车敢死队”。
 
     一、“上了大堤,谁都有这份责任”
 
     “抗洪!抗洪!需要大量卡车运输麻石前往新华垸。”27岁的刘胜当天上午从司机微信群里接到消息后并未多想,便开着自己的翻斗车自发到采石场拉了一车麻石前往新华垸。
 
     “说实在的,听到要拿自己的车去堵溃口的一瞬间,我还是有点懵。”刘胜事后回忆,自己刚拉完一趟麻石,就得知现场指挥部“以车堵口”的决定。但看着如脱缰野兽般咆哮的洪流和现场紧张的抢险场景,刘胜决定,这事儿干了!
 
     下午5点,在溃口东边,已经有5名“敢死队”成员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。此时的刘胜把安全绳拴在腰间,收好驾驶证和行驶证,打开驾驶位的车门,右脚将油门踩到了底,随着一声“走”,迅速挂挡、抬离合。几十吨重的卡车一个猛起步便冲了出去。在离溃口只有两米远的地方,刘胜一跃而出,摔在了大堤的草坪上。
 
     “别人敢下,我就敢下!”在刘胜对面、溃口西岸的程继贤也以同样坚定的决心踩下了油门,他甚至连安全绳都没有系。为了能让入水的位置更加精准,程继贤硬是紧握着方向盘行驶了十多米才跳车。
 
     “我们事先都以为就是拉拉石头,根本就没想到会采用这种方式。但上了大堤,换谁都会有这份责任感。”刘胜说。
 
     二、驾卡车冲进溃口前,他给妻子打了个电话
 
     “心里肯定是害怕的。”7月11日夜里,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“卡车敢死队”成员之一白红林对澎湃新闻说。7月10日中午,吃过午饭,白红林接到同行电话,称新华垸溃口封堵需要大量石块。等白红林到华容县马家湾的石料厂装完石块赶到溃口西头已是下午5点。
 
 
     当时,溃口宽达二三十米,水流湍急。要封堵溃口,必须先“包头”,防止溃口两头河堤受水流冲击继续扩大。听到指挥部领导说要把石块带车填进溃口,白红林没有多想,“抗洪抢险嘛,当然要配合”。后来,卡车司机们和指挥部领导商量后,决定采取“驾车即将冲进溃口时跳车”的方式。溃口西头共6辆,白红林是第二辆。
 
     担心出现意外,白红林给妻子打了个电话,妻子交代“保证安全就可以”。担心跳车时被挂住,白红林脱掉凉鞋和袜子,将绳拴在腰上,随后上车,打开车门,踩住离合,用砖块压住油门、松离合,挂档,卡车冲出6、7米,距溃口还有3、4米时,白红林猛地跳下卡车,摔到堤岸边。4、5名同伴,站在河堤边拉着绳子,防止他落水。
 
     “我的卡车直接冲进溃口,马上就被淹住看不见了。”白红林说。
 
     “(肯定)有点紧张嘛。”白红林说,记不清第三辆还是第四辆卡车的司机“胆子小些”,是让其他司机帮忙开的。
 
     三、他们就是一群普通司机
     
     令人感到意外的是,这群“卡车敢死队”的成员并不隶属于任何一家公司或任何一个部门,他们就是一群平日里靠运输渣土谋生的普通个体司机。
     
     刘胜有两个小孩,为了能让他们过得更好一点,去年年底才换了这台更大的新车,还有几个月才能还清贷款。程继贤更是爱车如命,不仅各种保养机油用的是最高档,而且卡车的内饰全都采用轿车级别。
 
     “我们待在车里的时间比待在家里的时间还多,可以说它们就是兄弟、家人。”
 
     刘康这么形容自己和卡车的感情。“一台车二三十万,说不心疼那是假话。”刘康说,看着爱车闪烁的尾灯被洪水一点点淹没直至熄灭,自己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 
     这群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年轻人,绝大多数一家老小的生计全都维系在这辆卡车上。如果,他们在得知指挥部“以车堵口”的决定时调头离开,并不会受到任何追究,也不会遭到指责,但大多数司机甚至没等得及拍摄指挥部用于日后赔偿留资的照片,就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往前冲。
 
     四、卡车是他“赖以养家的伙伴”
 
     现场一目击者告诉记者,溃口西头、东头河堤,共10多辆载满石块的卡车填溃口,其中几辆是用挖掘机推进去的,其他都是“敢死队”司机开进去的,“起了很大作用,否则溃口很可能继续扩大”。
 
     44岁的白红林是距华容县100多公里的益阳市南县人,曾在东莞开了个小的手机销售店。2009年,全家回妻子老家华容县定居,因为需要营生,加上华容县有石料厂,就花十五六万元买了辆“泥头车”(卡车),开始拉石料、沙土。
 
     白红林的女儿20多岁,已经结婚,儿子马上读高三。因为妻子在一家酒店做配菜师傅,每月工资只有2000多元,主要靠他养家。卡车填进溃口后,有同行打趣他:“这下卡车没有了,你可以好好休息,天天玩了。”白红林说,卡车是他赖以养家的伙伴,这次被填进溃口的卡车,是他两年前买的一辆二手卡车,仅购车花费10多万元。他准备歇几天,再去买辆卡车接着干,“毕竟还要生活”。
 
     在指挥部领导说要把卡车填进溃口时,白红林说,“没有人问一句(赔偿)”,“赔偿肯定会有的,等救灾完成以后再说吧”。
 
     五、洪水退去,生活还将继续
 
     “你是在发宝气吧!(湖南方言,意为犯傻)”直到11日上午,刘胜才将这件事告诉了妻子。尽管妻子一时没忍住朝他发了火,但最终还是给予了支持,“下去就下去了吧,只要人是安全的就好”。
 
     刘康的父母也是从新闻里认出了儿子的车,才知道他做出这样的举动。实际上,他们并不认为自己的举动有多英勇。面对记者提出的许多问题,他们要么寥寥几字腼腆回应,要么直接拒绝。很多人甚至到现在也没有让家里人知道。
 
     “可是你们的车没了,生活怎么办?”面对这个问题,司机们倒是显得非常乐观,有人说正好趁机休息一下,有人说回家帮父母收稻子。还有人说,自家村里受灾也挺严重,跟着大家继续救灾吧。
 
     11日上午,因为牵挂险情,几名司机再一次来到新华垸的大堤上。程继贤说自己的心愿是能够捡回水里的车标留个纪念,然后一切从头开始,好好过日子。

货车导航

运力管家

同城配送

合作伙伴

COOPERATIVE PARTNER

400-865-9888